Home | Sitemap | Contact

热门文章

不少老人已住进老人公寓

2020-06-14 08:19

清华大学,中国“工程师的摇篮”,在理工女十分稀缺的年代,清华男生除了要上得了讲堂(代老师帮同学解题),还要进得了厨房。使出浑身解数,最终抱得美人归的班对(或校对),就占了“杭清花”的三分之一,他们是“杭清花”的主心骨。

三年前某一天,李大姐私下跟我抱怨,不堪疲惫。于是,茶叙时我发言:“从古至今,只听说将帅无能,累死三军;现在是三军懒惰,累死主帅!”建议提出相关方案,因此,“杭清花”的“轮值长制度”,当天就这么诞生了!

“杭清花们”的青春,除了“柔软的膝盖”,还有灵活的手指。生活在一线城市,没跟子女住一起的占多数,从大型家电的网购,到美食餐厅的团购,日常生活多靠一指搞定,唯一必需仰赖亲密交流的,是攸关死去活来的问题,有两位退休前搞原子弹的先生让我印象深刻,与其说阎罗王不收他们,不如说“杭清花”的势力过于庞大。

“杭清花们”的“出格”,具体表现在组织章程上。李大姐曾任校友会秘书长,副处长级退休,自然荣膺董事长;下设队长、副队长,由爬山资历超过二十年者担任;因为大家需要常常围在一起,故设“常围”若干,虽不是什么正式组织,其救死扶伤,继往开来的气魄,可为民间团体的表率。

老清华对小清华的照顾,从看对象到找财源,抓住各个机会为他们创造各种“可能”;小清华的回馈,是自动在假日依所在地,就近接送学长、学姐参加活动,这种感染力十分惊人,李大姐在微信群里号召旧雨新知,一说要组团参观某位事业有成的校友所成立的公司,自愿担任司机的小清华是当仁不让,忘形忘年的交情,使得日前出席校友会的人数达到550人,创下历史新高。

西湖三面环山,多的是海拔200公尺左右的山可以爬,较棘手的是下山之后,还能就近找到有美味饭菜、可以海聊几小时的饭馆,此外,为跟得上“保先”(保持 “先进”),茶叙主题还得每周不同,从预立遗嘱内容到如何签署放弃抢救,带头的是今年81岁的李大姐。

古人七十岁杖国还乡,“杭清花”规定:八十岁以上方可除役,余者随心所欲轮值一或二个月,没找到接班人之前,不得卸任。

“杭清花”的微信群成员约60人,每周四爬山、吃饭、饭后茶叙、至晚方散,要带领这么个群体,必须得每周规划不同的登山路径,才能让“老杭州”也有“不安于室”的新鲜感。

不少老人已住进老人公寓,“杭清花们”自然也直面这个切身问题,参观杭州附近的养老院,是除了爬山之外,报名人数最多的活动项目,衷心希望他们“品头论足”的结果能够一致,“再结来生缘”就不是一场春梦。

“乐活”的最高境界,是独乐不如众乐,二十位“杭清花”,依然坚持每周四在西子湖畔高唱:“独立精神,自由思想。”这样的“正能量”,让百来个“紫荆花”,明白什么是真正的“自强不息,厚德载物”。(朱言紫)

三年前,新上任的秘书长听说“杭清花们”的老且益壮,与李大姐一拍即合,另外成立了“紫荆花登山队”,每月固定活动一次。“紫荆花”在“杭清花”这些老手的引领下,带队有小队长,吃饭有桌长,井然有序交流彼此的工作信息。

盛先生胡吃海喝惯了,有天突然中风,孩子远在国外,太太因为甲亢无力照顾,“常围们”集思广益,把人从医院劝进复健中心,找了护工;再从复健中心劝回家休养,请了保姆;接着偶尔陪他上馆子解馋,要让五味不至于真的造成口爽(味觉、健康俱损),又要让日子继续“有滋有味”,盛先生的复健成功,全得力于这帮异姓兄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