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Sitemap | Contact

热门文章

2010年1月的一天

2020-06-14 08:20

被告人丁波辩称,曾天池给的钱是读书的赞助款。其辩护人则称,丁波在经济往来中,收受回扣16万元,其中7.9万元读研究生的学费属于公务开支,未归个人所有,应从16万元中核减。

2011年10月,曾天池得知汉寿县中医院欲采购c臂机,向丁波许诺c臂机业务搞成后给人民币6万元好处费。c臂机招标前,丁波将单位内部研究的采购c臂机底价透露给曾天池。同年12月22日,曾天池所在的湖南海汇工贸有限公司以人民币57.8万元价格中标。2013年1月19日,汉寿县中医院支付50%货款。曾天池为了感谢丁波的帮助,在汉寿县中医院门口的车上将人民币5万元送给丁波,并请丁波安排尽快付清货款。

法院审理认为,被告人丁波身为事业单位从事公务的人员,在医疗器械采购活动中,利用职务上的便利,非法收受销售方人民币16万元,为销售方谋取不当利益,其行为已构成受贿罪。公诉机关指控罪名成立。辩护人提出被告人丁波在经济往来中,收受的回扣人民币16万元,其中人民币7.9万元读研究生的学费属于公务开支,应当核减的辩护意见,因丁波收受的是曾天池从公司所借款项,与商品价款无关,不属于回扣;丁波所收受款项用于个人学习培训,不属于公务开支;即便是公务开支,只是赃款去向,不影响犯罪的成立,不应冲减,故对辩护人的辩护意见不予采纳。被告人丁波辩解系赞助款,因丁波收受的款项与丁波利用职务为他人谋取利益相关,具有权钱交易的性质,故对被告人丁波的该辩解意见不予采纳。据此,法院依照刑法等相关规定,判决丁波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扣押的赃款人民币16万元,予以没收,上缴国库。

近年来,深圳、湖南等地接连出现个别医院院长因贪污受贿而翻身落马的案件。虽然每个案件的数额有所不同,但办案机关总结发现,这些医院院长在基建、设备、药品、人事等各个环节几乎都有受贿,有些院长的受贿数额甚至高达数百万元之多。医院院长之所以沦为腐败高发人群,固然有其自身经受不住吃请礼金等各式诱惑的因素,但更多则在于现行的药品、医用耗材、医疗器械的定价、招标采购等程序环节存在一些明显的制度缺陷,以至于院长们有着太多不受有效监督和制约的权力。

法院经审理查明:2009年9月,汉寿县中医院采取公开招标的方式采购dr机,因供应商报价超过底价而废标。废标后,湖南海汇工贸有限公司推销员曾天池为了能在第二次招标中中标,承诺给丁波个人人民币10万元好处费,并在汉寿县城零度茶楼处自己的车边将人民币5万元送给丁波。dr机第二次招标前,丁波将dr机的第二次招标底价透露给曾天池。同年10月27日,曾天池所在公司以人民币188.5万元价格顺利中标。

担任医院院长期间,在医院采购dr机、c臂机设备中,利用职务之便,收受医疗器械商贿赂共计人民币16万元,泄露标底帮助其顺利中标;受贿的钱大多用于个人攻读大学医院管理硕士培训学费及路费。近日,湖南省汉寿县人民法院一审判处该县中医院原院长丁波有期徒刑十年;扣押的赃款人民币16万元予以没收,上缴国库。

2012年6月27日,丁波在台湾出差发现自己的建行信用卡透支额度已经用完,遂将建行信用卡账号发给曾天池,向其索要剩下的人民币1万元。次日,曾天池安排其妻子将人民币1万元存入丁波建行信用卡账号中,钱被丁波个人用于在台湾购物。

要想不使各医疗精英纷纷“落马”,关键还是需要尽快健全完善药品、医用耗材等相关环节的管理制约机制,引入和强化阳光采购,赋予社会各界更多的知情权、监督权和参与权,进一步增加药品、医用耗材等采购、使用的公开度和透明度。-本报记者阮占江 本报通讯员黎丹臧华民

据检察院指控:2009年至2012年,被告人丁波担任汉寿县中医院院长期间,在医院采购dr机、c臂机设备中,利用职务之便,先后收受医疗器械商曾天池贿赂共计人民币16万元,为其谋取利益。

2010年1月的一天,曾天池为了能尽快签订正式协议,在汉寿县中医院门口将剩下的人民币5万元送给丁波。丁波将人民币5万元拿回家放进了书房的挂衣柜。好处费人民币10万元被丁波用于个人参加南开大学医院管理硕士培训班学习,其中2009年12月9日交学费人民币4万元,2010年11月18日交学费人民币3.9万元,剩余人民币2.1万元用于培训班的路费、餐费、住宿费。丁波参加南开大学培训班的费用没有向本单位报销。